當前位置: 安徽新聞網(wǎng) > 文化
呆丘之夢(mèng)
來(lái)源: 安徽新聞網(wǎng)-安徽日報 2024-06-21 08:32:53 責編: 武靜

遠離喧鬧,到呆丘來(lái)發(fā)發(fā)呆,是很幸福的體驗。初夏的清晨,坐在竹蔭里,我不知道,坐在我面前的徐柯,這位回村創(chuàng )業(yè)的大學(xué)生,那一瞬是否也有放空自己的清寂、自由和歡喜。

沒(méi)人住宿的時(shí)候,徐柯也喜歡坐在沙灘椅上看山,一杯咖啡待一上午。四圍青山,連峰際天,東山形如轎頂,西面牛王寨為大別山第二高峰,北宋抗金名將牛皋曾安營(yíng)扎寨于此。幢幢嶄新的農家小樓,散布在盆地周邊??绿购愉蠕认蚰媳剂?,徐柯家在東苗甫村組,這邊住九戶(hù)人家;跨過(guò)石橋就是西苗甫,那邊開(kāi)闊,有十幾戶(hù)。

廬江在皖中丘陵,那兒是大別山余脈。2021年兩條隧道打通,封閉的虎洞村道路通達,原生態(tài)的自然風(fēng)光漸為人知。而這一年,徐柯云南大學(xué)碩士研究生畢業(yè),順利在合肥找到一份高校教師的工作。廬江的民宿紅火發(fā)展,諸多利好,他抓住機遇,次年回村,把自家老房子改建為現在的“呆丘民宿”,一個(gè)可以安靜發(fā)呆的角落,也是一處可以安放心靈的藝術(shù)庇護所。

呆丘民宿依山而建,有庭院、露臺,山溪在竹根下繞樓流淌,板栗花長(cháng)穗如索,柿花閑落,像綠色的牛仔帽。門(mén)前菜園里種著(zhù)莧菜、空心菜、辣椒、茄子,藍莓掛滿(mǎn)一串串圓嘟嘟、藍茵茵的果子。水塘邊搭著(zhù)木棚,養了雞、兔子,還有一只早已把這里當家的小狗。再往上,茶山疊翠,徐柯家分有四畝,茶園套種玉米,年收入約兩萬(wàn)元。采茶請工,每斤茶工費五十元,今年雨水多,采摘忙不過(guò)來(lái),茶葉大,略微歉收。

在呆丘那夜,天沒(méi)亮鳥(niǎo)兒就把我叫醒。大落地窗,伸出手就可摸到竹林的綠葉、筍尖和花果。仔細聆聽(tīng),樹(shù)林里至少有八九種鳥(niǎo)鳴,有常見(jiàn)的喜鵲、麻雀、大山雀,還有巖鹀、壽帶、白鹡鸰和伯勞等,草叢里的珠頸斑鳩胖嘟嘟的看不到腿,它們低吟淺唱,給我以久違的澄澈和純粹。沿著(zhù)灌木蔥郁的野徑上山,徐柯父親客氣地招呼一聲,拿把砍刀去茶園。鄰家大叔開(kāi)著(zhù)電動(dòng)小三輪,突突突,一溜煙下坡,過(guò)橋而去。左鄰割下的麥子,攤在不大的水泥場(chǎng)地上,竟擺三根竹竿套著(zhù)紅袋子嚇鳥(niǎo)。晨曦乍現,草尖上的露水晶亮如珠,空氣清新得透明,處處彌漫著(zhù)馥郁的草木馨香。裝修民宿的那幾月,徐柯也經(jīng)常這樣在山上轉悠,舊房花了不少心力設計改造,像又考了一次研一樣費腦。到山林里走走,疲勞就消失了;似乎靈感也總是不負林中時(shí)光,每次回來(lái),以往撿的木頭、竹根和穗頭彎折的枯葦,就找到了歸處。

“每一處都能按自己的審美來(lái),是一種幸福?!毙炜抡f(shuō)。我一邊喝著(zhù)他家清明前采的新茶,一邊聽(tīng)他聊。他萌生回村的念頭,緣于村支部書(shū)記。村里民宿建設缺少滿(mǎn)意的設計方案,村支部書(shū)記了解到他是學(xué)藝術(shù)的,找到他,希望他參與設計。緣此契機,他從設計規劃角度開(kāi)始了解自己的村子發(fā)展?!白尨迕裾业交丶业穆贰?,這一設計理念和方案,很快得到大家的認同,民宿很快投入建設。

這世間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別重逢;有些別離,注定會(huì )再相遇,比如故鄉。鳥(niǎo)回來(lái)了,年輕人回來(lái)了,鄉村的一切活了過(guò)來(lái)。徐柯看到各種政策渠道的拓寬,許多大學(xué)畢業(yè)生到鄉、能人回鄉、農民工返鄉、企業(yè)家入鄉,鄰近的十里長(cháng)沖、云里安凹都是看得見(jiàn)、摸得著(zhù)的發(fā)展案例,土專(zhuān)家、田秀才、鄉創(chuàng )客、新農人的成長(cháng)故事,讓鄉村充滿(mǎn)希望。村支部書(shū)記也認可徐柯的專(zhuān)業(yè)所學(xué)和能力,多次深夜傾心長(cháng)談,動(dòng)員他回村做一番事業(yè)。而藝術(shù)介入鄉村,自己學(xué)有所長(cháng),更是可以較好地結合到本村發(fā)展中去。他覺(jué)得回村創(chuàng )業(yè)是適合自己的,未來(lái)在虎洞村的發(fā)展應該會(huì )有很多的機遇和發(fā)揮空間。經(jīng)此一番慎重考慮,他決定了,留下來(lái)!

“這么多年上大學(xué),好好的城市老師不做,還要回村來(lái)!”起初家人并不理解。徐柯說(shuō)干就干,立即參與首批全省和美鄉村精品示范村申報,他的“鄉村藝術(shù)營(yíng)”規劃構想得到支持,贏(yíng)得大家的信任。再后來(lái),項目推進(jìn),吸引了一批大學(xué)校友,校友會(huì )企業(yè)積聚力量,助力虎洞村發(fā)展。人們看到這里優(yōu)越的自然資源,正在有計劃地轉化為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素材、藝術(shù)研學(xué)資源,并賦能鄉村其他產(chǎn)業(yè),為古村攢足了人氣。

徐柯的民宿與別處不同,承載著(zhù)他對事物的認識和熱愛(ài),是他與游客對話(huà)、表達一種生活方式的藝術(shù)載體,而并非僅僅是城市居民在鄉村的消費品。

這里更像是他的環(huán)境裝置藝術(shù)?!斑\動(dòng)的物質(zhì)、色彩和聲音同時(shí)發(fā)展起來(lái)才構成新藝術(shù)的現象?!毙炜轮戮捶馑{的空間主義,房間仿佛就是畫(huà)布,繪畫(huà)不再被困于畫(huà)布之中,而是混合了形式、色彩、建筑空間、動(dòng)作和光線(xiàn)的動(dòng)態(tài)概念。他由此突破表面形而上的維度,進(jìn)入三維空間的探索與表達。每個(gè)房間都注重引入光線(xiàn)與借景,讓自然之美與藝術(shù)美融合。屋內或是一扇古色的窗戶(hù)透出斑駁光影,或是一組抽象繪畫(huà),抑或是一尊雕塑,每一處裝飾都傳遞著(zhù)主人對于藝術(shù)的熱情與理解。

旅客在民宿住宿的過(guò)程,為他的“作品”增添了第四個(gè)維度——時(shí)間。我在呆丘民宿,沉浸在大自然的懷抱中,與藝術(shù)對話(huà),與靈感相遇。這里是一個(gè)放慢腳步、放空心靈的藝術(shù)場(chǎng)域,在發(fā)呆的時(shí)光里,我開(kāi)始重新審視生活的美好與意義。

徐柯經(jīng)營(yíng)民宿,閑暇寫(xiě)生、作畫(huà),從未放棄藝術(shù)之夢(mèng)。他有科班傳統國畫(huà)深厚功底,讀研期間隨著(zhù)藝術(shù)視野的開(kāi)闊,在導師引導下,創(chuàng )作向當代藝術(shù)形式轉變。他探索iPad數字軟件繪畫(huà),從中找到創(chuàng )作的興趣支點(diǎn),以利用手繪、軟件處理、電子特效等綜合方式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作。呆丘民宿里放有許多他的作品,有數字手繪、水墨和攝影等。

太陽(yáng)升起在轎頂山,縷縷白霧從山下河谷卷上來(lái),山村被陽(yáng)光照亮,云霞蒸騰。村民紛紛起來(lái),老漢去田地鋤草,婦女在橋頭浣衣、洗菜,這情景讓我仿佛回到童年時(shí)光,感到親切。徐柯忙著(zhù)辦理退房,我吃了徐柯母親柴灶燒煮的稀飯、米餃,驅車(chē)離開(kāi)時(shí)又見(jiàn)證了一對新人的婚禮,分享了幸福的喜悅。

心中有深深的感動(dòng),驀然想到,這處民宿取名“呆丘”,意為發(fā)呆。在忙碌的生活中,我們追逐時(shí)間的腳步,卻無(wú)處安放自己的心靈和藝術(shù)?!鞍l(fā)呆”,實(shí)在是一種難得的享受。

■ 施維奇(合肥)

    相關(guān)新聞
徽州三雕:刀尖上的藝術(sh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