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安徽新聞網(wǎng) > 文化
讀書(shū)要把自己“擺進(jìn)去”
來(lái)源: 安徽新聞網(wǎng)-安徽日報 2024-06-21 08:32:53 責編: 武靜

我從小喜歡讀書(shū)。至今還記得讀小學(xué)時(shí)對連環(huán)畫(huà)的癡迷,向同學(xué)借閱時(shí)的忐忑,以及每天傍晚獨坐門(mén)墩捧讀《三國演義》《林海雪原》時(shí)的沉醉。只是,那時(shí)年齡尚小,讀書(shū)完全處于懵懂狀態(tài),碰到什么書(shū)就讀什么書(shū),在閱讀上沒(méi)啥目標、不講方法,只要讀得過(guò)癮就好。

及至年齡稍長(cháng),讀書(shū)喜好猶在,說(shuō)來(lái)卻有些不好意思,因為閱讀散漫依舊。想起來(lái)就讀一點(diǎn),沒(méi)時(shí)間就不讀;讀完一本書(shū)后雖說(shuō)有點(diǎn)印象,但真要談?wù)勛约旱母惺苡滞Z(yǔ)塞。明明讀書(shū)長(cháng)進(jìn)不大,卻仍一廂情愿地認為,一個(gè)人讀書(shū)和不讀書(shū)意義全然不同,“你看過(guò)的書(shū)最后都長(cháng)成你的骨頭和肉”。

時(shí)光流逝,書(shū)頁(yè)翻轉,遺憾的是,長(cháng)久以來(lái),我對書(shū)一往情深,書(shū)對我則依然逢場(chǎng)作戲、一笑置之。具體的表現,就是對于一本書(shū)我總是讀了后面,忘了前面;剛讀完腦子里便只剩模糊印象,一段時(shí)間后更是什么也想不起來(lái);重新翻開(kāi)這本書(shū),書(shū)里文字仍若初遇,找不到絲毫當初牽手前行的熟識之感。

暗自思忖恍然有悟,“投桃”方能“報李”。小時(shí)候的閱讀,我投付了時(shí)間精力,投付了自己的想象與熱望,但要說(shuō)駕馭閱讀終究力所不逮,所以收獲的不過(guò)是粗淺的快樂(lè )。至于后來(lái)我所經(jīng)歷的那些散漫閱讀時(shí)光,我投的“桃”只不過(guò)是一種閱讀的表象、一種外在的姿態(tài),而根本沒(méi)有將自己完全“擺進(jìn)去”,由此收獲的只能是淺嘗輒止,只能是一讀過(guò)后的茫然無(wú)依。

讀書(shū),想要有所收獲還是得把自己“擺進(jìn)去”,不能像看熱鬧那樣袖手旁觀(guān),更不能“事不關(guān)己,高高掛起”。關(guān)于讀書(shū),楊絳先生有好比“串門(mén)兒”的比喻,你要去別人家串門(mén)兒就不能背著(zhù)手瞇著(zhù)眼抬頭望天,也不能話(huà)不過(guò)腦一味瞎說(shuō),那樣勢必不招人待見(jiàn),自己也未免覺(jué)得無(wú)聊無(wú)趣。

讀書(shū),把自己“擺進(jìn)去”,那就必須追求“主動(dòng)的閱讀”?!度绾伍喿x一本書(shū)》中特意強調,閱讀可以是一件主動(dòng)的事,閱讀越主動(dòng),效果越好;讀者對他自己,以及自己面前的書(shū)籍,要求的越多,獲得的就越多。

那么,怎么做到“主動(dòng)”,怎么向面前的書(shū)籍提出恰切要求?首要的便在于明確閱讀動(dòng)機。曾有一位讀有所成的職業(yè)讀書(shū)人,在談及自身閱讀方法時(shí)特意提到了明確閱讀動(dòng)機的重要性。拿到一本書(shū),她會(huì )鄭重其事地在書(shū)前空白頁(yè)寫(xiě)下自己的閱讀動(dòng)機。在其看來(lái),這是開(kāi)始讀一本書(shū)之前的自問(wèn),是對閱讀目標的審視和設定。我為什么要讀這本書(shū)?市面上有那么多書(shū),我為什么翻開(kāi)了這本書(shū)?是什么讓我對這本書(shū)感興趣?我對這本書(shū)有什么期待?我想從這本書(shū)里得到什么?這本書(shū)能給我什么?帶著(zhù)這些閱讀動(dòng)機,她就不是隨便看看,閱讀也就從被動(dòng)接收信息變成一個(gè)主動(dòng)尋找答案的過(guò)程。

可見(jiàn),明確閱讀動(dòng)機,確非可有可無(wú)。想想自己以往的閱讀,之所以散漫很大程度上就在于疏忽了閱讀動(dòng)機。當然,僅憑閱讀動(dòng)機顯然不夠,還須講求閱讀方法,善于做個(gè)閱讀的“有心人”,尤其是不能忽視深度閱讀。

向深度閱讀要效益,有這么一件事。一次講座中,有學(xué)生向某大學(xué)教授提及自己“想法很多,可是寫(xiě)不出來(lái)”的困惑,這位教授問(wèn)學(xué)生喜歡讀什么書(shū),得知學(xué)生愛(ài)讀《西游記》時(shí),教授遂談起“三打白骨精”文字的精彩:每次妖精出場(chǎng),若是美女就“月貌花容、眉清目秀、齒白唇紅、冰肌藏玉骨、衫領(lǐng)露酥胸”,老婆婆則“兩鬢如冰雪,弱體瘦伶仃,顴骨往上翹,嘴唇往下別”,老公公長(cháng)得“白發(fā)如彭祖,蒼髯賽壽星,耳中鳴玉磬,眼里幌金星”等。閱讀時(shí)記下這些,遇到類(lèi)似描寫(xiě)需求就不致“詞窮”。學(xué)生驚詫?zhuān)约鹤x《西游記》時(shí)根本沒(méi)注意這些。閱讀是否“有我”,是否“走心”,是否注重了向深處探究,其效判若云泥。

不可否認,讀書(shū)是一件劃算的事情。盡管如此,它也涉及到效率問(wèn)題,善讀書(shū)事半功倍,不善讀事倍功半。既然如此,要讀就好好地讀,把自己真正“擺進(jìn)去”讀,明確目標、講求方法,多一些閱讀的主動(dòng),多從閱讀中延展生命的長(cháng)度與寬度。我想,我還是得不遺余力朝著(zhù)這方面持續努力,也期望能在閱讀旅途中,喜逢更多讀者一路同行。

■ 周慧虹(山西)

    相關(guān)新聞
呆丘之夢(mè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