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安徽新聞網(wǎng) > 文化
鳩茲灣,“活”成一曲田園牧歌
來(lái)源: 安徽新聞網(wǎng)-安徽日報 2024-01-27 06:37:56 責編: 武靜

這里丘崗綿延,湖塘縱橫,鷗鳥(niǎo)翔集,是有著(zhù)悠久歷史的古鳩茲發(fā)源地。

這里政府搭臺,企業(yè)運營(yíng),共繪藍圖,是2023年中國農民豐收節主場(chǎng)活動(dòng)舉辦地。

不錯,這里就是鳩茲灣,蕪湖市灣沚區花橋鎮新型農業(yè)農村示范地。

我們看到的村子是那么熟悉,又是那么陌生。

依舊能夠看到昔日煙火、聽(tīng)到雞鳴狗吠、聞到鄉野芬芳,依舊能夠觸摸到鄉村傳統文化的輪廓。但它被注入新的時(shí)代元素后,全然不是人們記憶中的村子了。

記憶中的農舍,造型無(wú)異、高矮相差無(wú)幾,通常磚墻瓦頂,木門(mén)鋼窗,張家是李家也是。

假如沒(méi)有新舊之分,看不出哪一家有什么特別之處。一樣的磚,一樣的瓦,一樣的門(mén),一樣的地,人們住在相似的房子里,過(guò)著(zhù)相似的日子。這樣的日子久了,便有人想著(zhù)逃離。

一天,一家鎖了門(mén)走了,另一家也悄無(wú)聲息地離開(kāi),誰(shuí)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一些村子就這樣走向沉寂荒蕪。

但那些離開(kāi)鳩茲灣的人,不會(huì )想到被拋棄的村落會(huì )被人打理,布滿(mǎn)青苔的小院會(huì )有人走進(jìn),銹跡斑斑的大鎖會(huì )被人打開(kāi),無(wú)人問(wèn)津的老屋、院落、街巷,會(huì )在某一天成為熱鬧的街市。

人們的“不會(huì )想到”,是因為固有的觀(guān)念束縛了人的思維,有限的認知局限著(zhù)想象的空間。

我們走進(jìn)簡(jiǎn)約而又舒適的民宿,拉開(kāi)寬大的窗簾,佇立在透明的落地玻璃前,眺望鳩茲湖波光粼粼的湖面,而它曾經(jīng)是一間昏暗、潮濕得幾近坍塌的民房。

當我們坐在典雅、幽靜的咖啡廳,靜靜地聆聽(tīng)音樂(lè ),美美地喝著(zhù)咖啡,你不會(huì )想到,這里曾經(jīng)是個(gè)臭氣熏天的豬圈。

我們在一處花園式庭院小憩,尋一處椅凳坐下,欣賞著(zhù)爭奇斗艷的花草,陶醉于小鳥(niǎo)的清脆歌聲,你不會(huì )想到這里以前是處雜草叢生、院墻破敗的農家小院。

屋還是那個(gè)屋,院還是那個(gè)院,經(jīng)過(guò)鳩茲灣人的巧手改造,呈現出突破人們認知的全新面貌。

除了處處改造的農舍、院落、街道,還有新建的大食堂、老人公寓、鄉村市集、兒童研學(xué)等怡養、體驗式基地……

一掃過(guò)去頹廢、頹敗的破落景象,更不是改造后農村同質(zhì)化翻版的樣子。

改造后的鳩茲灣,拆除了過(guò)去制約鄉村發(fā)展的封閉柵欄,以更加開(kāi)放的姿態(tài)與外界相融通。

如果說(shuō)鳩茲灣零散的六個(gè)村落,過(guò)去是一篇乏善可陳、誰(shuí)也不愿翻看的枯燥文章,它現在活成一曲流淌時(shí)代之美的田園牧歌。

到鳩茲灣的那天,我們看到七八個(gè)婦女在一塊地里鋤草。那鋤頭,我拿過(guò),父親拿過(guò),祖父也拿過(guò)。

一個(gè)以農為業(yè)、守土為責的莊稼人,一把鋤頭就是他的日常,是一片土地的希望。千百年來(lái),一把又一把鋤頭前仆后繼,在黃天厚土中耕耘。

鳩茲灣的新型農業(yè),讓被冷落的鋤頭重新握在手里,隱含公害的除草劑一律禁入鳩茲灣土地。這雖然會(huì )增加勞動(dòng)成本,但被保護的土地,以及收獲無(wú)公害農產(chǎn)品所帶來(lái)的隱形價(jià)值卻無(wú)法估量。

如果說(shuō)鳩茲灣的綠色耕作方式是對生態(tài)家園的呵護,那么它的觀(guān)賞性農業(yè)則是一種前瞻性植入。

去的時(shí)候,在一大片坡地上,一株株向日葵正和盤(pán)托出自己的金黃,恣意綻放著(zhù)自己的美麗。

下坡,進(jìn)入一片田垌,青翠的稻田之側,一片粉紅色荷花映入眼簾。遠遠近近的荷花,有人看到高潔;有人看到淡定,有人看到清歡;有人看到的是矜持,還有人什么也沒(méi)看到,只有簡(jiǎn)單的歡喜,這就夠了,還有什么比“歡喜”更契合我們內心的需要?

為了迎合現代人的生活需求,鳩茲灣才有了葵花、荷花、彩色稻這么一些觀(guān)賞性農業(yè),它們給我們帶來(lái)精神上的愉悅,于是鳩茲灣有了一個(gè)新名字——牧歌農場(chǎng)。

古老的鳩茲是一片水草荒蕪的湖泊,故曰蕪湖。

誰(shuí)能想到這樣一片“蕪湖”已蛻變成一個(gè)宜居宜業(yè)宜游的田園牧歌式的示范鄉村?

嶄新的瀝青公路穿村而過(guò),四通八達的水泥大道連田野通山地達湖塘。整修一新的房舍墻白瓦亮,窗明幾凈。

道旁的農家小院,大小不一,卻整潔有序。院內或花卉盆景爭奇斗艷,或瓜果蔬菜各顯秋色,或林木果樹(shù)自成一景。

三十多家閑置的農房,或成為民宿,或成為公寓,或成為餐館。閑置農房有了可觀(guān)的租金,留守的農民足不出村,有田可耕,有工可務(wù),收入明顯增加。住進(jìn)老年公寓的老人,每年交租金1000元,而租出去的老房子卻有八九千元的收入。

一批農校畢業(yè)的科班學(xué)生將書(shū)本搬到田頭,將理論轉為實(shí)踐,在流轉的1000多畝的田地山林和800多畝水面上盡施才華、播種夢(mèng)想。

綠色種植,技術(shù)護業(yè),農業(yè)增產(chǎn),農民增收。嫩綠的秧苗破土而出,隨風(fēng)曳動(dòng);沉甸甸的稻穗一片金黃,絢麗燦爛;一大片水面,清波蕩漾,蟹肥魚(yú)美。

牧歌農場(chǎng)、江南鄉谷、特色民宿吸引著(zhù)遠近游客。他們或坐于岡丘之上,看云卷云舒,聽(tīng)百鳥(niǎo)放歌;或立于湖塘之間看蘆花飛絮,聽(tīng)漁歌唱晚;或閑走于村頭巷尾,于雞鳴狗吠中,看炊煙裊裊,賞落霞滿(mǎn)天。

如今的鳩茲灣如一顆璀璨的明珠,在鳩茲大地上熖熖生輝。

■ 蕪湖 鮑仕敏


    相關(guān)新聞
古詩(shī)詞中的安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