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際觀(guān)察|對話(huà)解決南海問(wèn)題是東盟國家主流聲音
來(lái)源: 新華社 2024-06-08 17:30:12 責編: 武靜

新華社北京6月8日電?馬來(lái)西亞總理安瓦爾6日呼吁通過(guò)外交方式解決南海問(wèn)題,并強調反對域外勢力干涉。

近來(lái),菲律賓在美國支持慫恿下頻繁侵闖中國南海島礁,還與美國及其盟友在南海展開(kāi)演習和聯(lián)合巡航等軍事活動(dòng)。分析人士指出,大多數東盟國家希望南海和地區保持和平穩定,安瓦爾的表態(tài)代表了這一共同心聲。美國為自身霸權利益在南海挑撥矛盾分歧,菲律賓受其支持慫恿在南海挑釁滋事,所作所為危害地區和平穩定與共同繁榮,不得人心。

不愿南海生亂

據馬新社報道,安瓦爾6日在出席第37屆亞太圓桌會(huì )議期間表示,在南海問(wèn)題上,馬來(lái)西亞采取更為積極的外交接觸方式,這一努力比較成功。他指出,南海問(wèn)題應在中國和東盟國家之間解決,域外勢力不應插手,那樣只會(huì )使南海局勢復雜化。

??2017年10月31日,中國-東盟國家海上聯(lián)合搜救實(shí)船演練在廣東湛江海域舉行。該演練是各方落實(shí)《南海各方行為宣言》的一次海上務(wù)實(shí)合作項目。新華社記者毛鑫攝

分析人士指出,亞洲是全球最具活力和增長(cháng)潛力的地區,亞洲的繁榮得益于地區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維持了和平穩定的局面。東盟國家對地區和平倍加珍惜,不愿看到南海生亂。安瓦爾強調通過(guò)外交方式解決南海問(wèn)題,反對域外勢力插手,反映了地區國家的這種心聲。

最近,不少東盟國家發(fā)出呼吁和平的聲音。印度尼西亞當選總統普拉博沃日前在第21屆香格里拉對話(huà)會(huì )上表示,真正的安全要通過(guò)相鄰國家間建立友好關(guān)系來(lái)實(shí)現,“合作是通往繁榮與和諧的唯一道路”。新加坡國防部長(cháng)黃永宏在對話(huà)會(huì )上發(fā)言時(shí)說(shuō),多年來(lái),香格里拉對話(huà)會(huì )希望傳遞的信息一直沒(méi)有改變,那就是亞洲必須避免發(fā)生沖突。越南外長(cháng)裴青山4月訪(fǎng)華時(shí)表示,越方愿同中方落實(shí)兩國高層共識,妥善管控分歧,積極推進(jìn)海上合作和“南海行為準則”磋商,維護南海和平穩定。

柬埔寨皇家科學(xué)院國際關(guān)系研究所所長(cháng)金平指出,沒(méi)有和平就沒(méi)有發(fā)展,中國與東盟及東盟各成員國之間總體友好且日益密切的關(guān)系不應被南海問(wèn)題所影響。東盟各方需要致力于維護南海的和平、安全與穩定,這事關(guān)整個(gè)地區的巨大利益。

不做美國棋子

分析人士指出,南海問(wèn)題之所以升溫,根本原因是美國將其作為對華戰略競爭的抓手,圖謀以此挑撥中國與周邊國家矛盾,干擾破壞中國的周邊環(huán)境,從而實(shí)現維護自身霸權和打壓遏制中國的戰略目標。

馬來(lái)西亞新亞洲戰略研究中心理事長(cháng)許慶琦表示,美國在所謂“印太戰略”框架下,試圖通過(guò)拉攏地區盟友,重建“第一島鏈”以包圍中國。美國在南海的軍事活動(dòng)破壞地區和平穩定,給地區國家安全造成嚴重威脅,加劇地區軍備競賽。

??2013年9月20日,在菲律賓甲米地省,一架美軍CH-53E軍用直升機運載美國和菲律賓士兵參加演習。新華社發(fā)(魯埃勒·烏馬利攝)

對于美國相關(guān)舉動(dòng)的企圖和后果,地區絕大多數國家看得很清楚,不愿成為美國的棋子。安瓦爾關(guān)于域外勢力不應插手南海問(wèn)題的表態(tài)就展現出這一立場(chǎng)。東盟及其大多數成員國對美國拉攏其加入遏華陣營(yíng)的圖謀保持警惕,明確表示不愿選邊站隊。

東盟秘書(shū)長(cháng)高金洪今年3月在澳大利亞出席2024年?yáng)|盟-澳大利亞特別峰會(huì )時(shí)對媒體表示,東南亞不會(huì )在美中競爭中站隊。安瓦爾今年2月接受英國《金融時(shí)報》采訪(fǎng)時(shí)說(shuō):“為什么我一定要和一個(gè)利益集團綁在一起?我不認同這種對中國的強烈偏見(jiàn),這種‘中國恐懼癥’?!毙录悠驴偫睃S循財近期也多次公開(kāi)表示,新加坡不會(huì )在中美之間選邊,將優(yōu)先考慮本國利益。

對于菲律賓在美國及其盟友支持慫恿下在南海挑起事端,不少東盟國家有識之士提出批評。印度尼西亞大學(xué)戰略與全球研究學(xué)院講師穆罕默德·西亞羅尼·羅菲表示,菲律賓同美國及其盟友的軍事活動(dòng)破壞了東盟地區的安全局勢,加劇了地區緊張。許慶琦說(shuō),菲律賓政府在處理南海爭端時(shí)采取的對抗性方式與美國遏制中國的戰略緊密契合,無(wú)疑讓菲律賓成為了美國的代理人。新加坡前國會(huì )議員吳俊剛撰文指出,菲律賓以為完全倒向美國就有了靠山,但其實(shí)是無(wú)可避免地淪為被動(dòng)的棋子。這一做法是危險的,也違背東盟總體外交方略。

自主管控分歧

面對南海局勢升溫,大多數東盟國家主張通過(guò)外交方式和平解決。安瓦爾5月下旬訪(fǎng)問(wèn)日本期間就表示,馬來(lái)西亞將在2025年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期間呼吁東盟國家采取共同立場(chǎng),通過(guò)多邊方式與包括中國在內的鄰國接觸,為南海等區域問(wèn)題找到友好的解決辦法。

東盟多國專(zhuān)家也認為,南海問(wèn)題應由地區國家自己解決,不應有域外勢力插手。

??這是2021年7月1日在海南省三沙市永興島拍攝的日出。新華社記者張麗蕓攝

柬埔寨皇家科學(xué)院國際關(guān)系研究所所長(cháng)金平表示,菲律賓在南海問(wèn)題上尋求美國、日本等域外國家支持,但這些國家并不真心希望和平解決南海問(wèn)題,而是企圖把問(wèn)題搞得更大、更糟,借此圍堵遏制中國。東盟成員國必須共同將地區穩定放在首位,“只要有關(guān)各方繼續進(jìn)行認真的對話(huà)和協(xié)商,南海問(wèn)題就可以和平解決”。

東盟國家有識之士呼吁菲律賓放棄依靠外部勢力的對抗路線(xiàn),回到外交協(xié)商的軌道上來(lái)。菲律賓“亞洲世紀”戰略研究所副所長(cháng)安娜·馬林多格-烏伊表示,菲律賓政府如果真正希望維護地區和平穩定,就應堅持獨立自主外交,摒棄對抗性政策,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與中國對話(huà)協(xié)商,妥善處理分歧。(執筆記者:劉贊;參與記者:董越、毛鵬飛、吳長(cháng)偉、蔡蜀亞、陶方偉、葉平凡、張怡晟)

    相關(guān)新聞
聯(lián)播+|中吉烏鐵路為何被稱(chēng)為戰略性項目?